mixBAN

這裡是一隻潔癖,有出現在主頁的CP都不拆不逆。

©mixBAN
Powered by LOFTER

【赤黑】The Punishment

安安各位我回来惹

终于忙完球赛可以过年了 (」・ω・)」うー!(/・ω・)/にゃー!

因为过年我几乎不会有心思码文,所以只好先码个短篇,大家不嫌弃的凑合着吃


ABO,但是没有肉


大家春节快乐 (゚∀゚)





杯子里的液体已经空了,房间里原本浓郁的咖啡香早已消散,沙沙的声响从房间内唯一的光源处传来。


精致的钢笔在修长的手指间缓慢打转,男人的手相当灵活,虽然指腹间布满了长年累积下来的薄茧,并不算是漂亮的手掌,但是这正是黑子哲也最喜欢的地方之一。


男人揉了揉一边的太阳穴,疲惫在眉间展露无遗,他已经三天没回家了,这三天内他还睡不到八个小时。


赤司征十郎除了被(自愿)妻管严的同时,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,只要遇到有挑战性的案子,他绝对会常驻在公司里。但是在这几个月的「非常时期」里,这两种属性让他很为难,因为一定会常常发生接下来的情况。


在这个理当不会有电梯运作的时间,总是会有一个人拿着他给他的特别通行证,从一楼上到大楼高层。漆黑的走廊间回响着细微的脚步声,接着,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就会被猝不及防地打开。


「……哲也?怎么来、」


「坐下。」眼见男人急忙起身,他张嘴下了命令,带点怒意的声音让听见的男人慢慢地乖乖坐回办公椅上。这一幕要是让属下们看到,他们一定会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。


男人关上门扉,撑着腰,小心地缓步走到另一个男人身边,然后在对方疑惑又担忧的视线下,缓缓地跨步侧坐上他的大腿,顺便也把桌上的台灯给关了,好让这个工作狂无法再继续摧残自己的身体。


「你该休息了。」黑子哲也把全身的重量放在男人身上,好闻的茶叶香味马上环绕在男人周遭,与他自己的薄荷香味缠绕在一起。


「哲也……」熟悉的味道和声音让他瞬间失去工作能力,几日来的疲倦涌上,但轻柔的呼唤里仍听得出一丝挣扎。


「听话……而且小家伙想你了,昨天很不安分。」男人放软语气,闭上双眼倾靠在对方的颈侧,并摸索着那双令他安心的大手,将他的一只手牵到自己的肚子上,偏凉的手心覆上明显的隆起,一大一小的手掌交叠,感受着皮肤下温暖的鼓动。


耳边平稳的呼吸和身上的体温让男人败阵下来,瞄了眼桌上的资料后就不再想着工作的事,转而借着窗外的月光观察起爱人的脸庞。比初期稳定多的生理时钟让男人能在正常的时间入眠和保持清醒,但是还是会有失调的时候,尤其是自己的 Alpha 不在身边时。


在这种敏感的时期,安全感是很重要的。三天已经是他现在的忍耐极限。


他一手支撑着他的背和腰,另一手摩娑着他眼皮底下轻微的黑眼圈,赤司征十郎亲吻着他的眉眼与鼻梁,鼻尖轻蹭着白皙的脸颊,亲昵的举动让黑子哲也微微睁眼,并挑起了他想吻他的念头。他知道这种时候不应该点火,他知道如果他真的引燃火势,之后最难受的是对方。他知道,可是他不想克制自己,他不想,他想要。


想要吻他。


同样偏凉的手心捧起对方疲累的面容,「征君……」诱惑意味满满的呼唤让男人感受到危险,温热的吐息让口干舌燥的他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。


不可以,要忍住。男人对自己说。


但是面对爱人主动时本来就没残存什么理智的他,在那调皮的双手解开他衬衫的几颗扣子、碰触到他的胸膛,和啃咬喉结的故意挑逗之后,终究是有些用力地掇住对方的下颚,好让两人的视线对上。


因为姿势的关系黑子哲也略高于赤司征十郎半颗头,Omega 俯视着他的 Alpha,并且说出了对 Alpha 来说不得了的话。


「吻我。」


那一脸「你不吻我我就继续在你身上舔舔咬咬」的表情看得男人很头大。本着惩罚和恶作剧的心态,男人放肆地舔吻那快要放弃防守的薄唇,他知道他不能对他怎么样,也不会对他怎么样。


……什么时候变成小恶魔了呢。他在心里感叹着的同时,也慢慢地张开嘴,认命地接受他的欲望,当然还有他自己的。先是试探的舌尖互相碰触,再来是温柔的包覆、交缠,男人用了比往常多好几倍的耐心在专心亲吻,步调非常缓慢,还留了空间让对方换气,然后又是下一波缱绻的缠绵。


「哼嗯……」从主动转为被动的他,心理被大大地满足,他像只餍足的猫窝在他怀里,还享受着舒服的顺毛服务。反观男人,表面上从容但其实内心相当崩溃,结束亲吻后并没有多好受,因为他用了几乎全部的意志力在压抑欲望。他知道这是惩罚——


——对赤司征十郎来说最严厉的惩罚。









只是想写怀孕时耍流氓的哲也

讲直白一点就是哲也对征十郎说「干我」但是却不能干的概念

毕竟是哲也生贺嘛偶尔让征征吃鳖一次也不错


评论(4)
热度(78)